青灯.

几载春秋.

【叶喻】白月光

*此篇为喻文州视角
*cp叶喻 不拆不逆
*回忆向
*ooc严重 歉
*那么 食用愉快

  喻文州拿起桌面上的书,这是叶修送给他的。
   里边都是一些作者的随笔记录,喻文州一边看着印刷的字体,一边慢慢抚摸着胶皮的封面。
   内容无非是作者的一些记录罢了,喻文州看着,想到了送书的人,思绪便飘远了。
   他又忆起了那天叶修向他告白的时候,两面对面站着无话,若不是那人眼中流转的情感,喻文州差点以为他在开玩笑。
  “We will never part.”
  突然间,对面的叶修突然用英语朝他道。
   “前辈为了我这么费劲心思,那不如随了前辈?我们试试看?”
  喻文州轻轻地回答他,克制不住的勾起了嘴角。
  我们永不分离。
  两人的日常倒也波澜不惊,他在卧室看书,他在厨房做饭。偶尔叶修兴致大发,会悄悄跑到厨房看喻文州认真的样子,从背后搂住他,轻轻在脸颊旁边印上一个吻。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自己与叶修的感情也没有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没什么浪漫的日常所以在外人看起来,颇于无味了。
  不过这样也挺好,不是吗。
  叶修他也挺照顾喻文州。最近因为战队的事情忙到很晚,可半夜回来从来不发出大动静,小心翼翼的在自己身侧躺下后搂着他安睡。
  早上早起的叶修能细心的为他准备好早餐,在他疏朗的眉目间落下温柔一吻。
  喻文州他甘愿成为叶修温柔陷阱里的猎物,牢笼里边的走兽。他可以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叶修。
  肉体,精神甚至思想。
  毕竟都是自己心甘情愿的啊,不是吗?
  喻文州在答应了叶修提出的在一起的想法后,就已经决定好把自己的所有,全部都无私的给予他了。喻文州最后也有从其他队员的口中了解过这位前辈,得到的评价无一例外是,专一且执著,对事情对人看的很准。
可不是吗,叶修在荣耀这个游戏上付出了多少。
  而对于追求喻文州,喜欢喻文州这件事情上,专一执著的他又付出了多少呢。
  喻文州又忆起有一次他问叶修会不会后悔选了他。当时的叶修笑笑,柔情如水,温热的呼吸轻轻拍打在他的耳畔。翻身抱着他说,我后半生就一个你了。
  有人曾打趣喻文州虽然温柔,可是性格却有些冷淡不好亲近。喻文州也没同意,可也没否认。直到后来遇到了叶修,答应和他在一起以后就突然的想将所有晦暗都留给过往,现在因为他在,凛冬散尽,星河长明。
  这样想着,慢慢把思绪拉回来,到底是为什么变成这样了呢。
喻文州不知道。
  那么叶修呢,他那么聪明的人,会知道吗? 
  去问问看吧?
  等他站在门前,敲响门的那一刻,开了门被他的手握住。心里仿佛一瞬间被安抚,一瞬间便柔和了眉眼。
  回忆着手中那人的温度,再握一次,就再也不分开了吧。
  月光透着玻璃窗洒下来,万籁俱寂。

【叶喻】白月光

*此篇为叶修视角
*cp叶喻 不拆不逆
*回忆向
*ooc严重 歉
*那么 食用愉快

  “我喜欢他。”
  这是叶修日记本上的一句话。
  叶修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有了记日记的习惯,习惯性的把自己想到的话语记录在日记本上。
  2月5日
  叶修,喻文州。
  叶修一笔一划的写出两人的名字,轻咬薄唇后愣神片刻,发现自己一时间突然没有了任何写下去的想法,便轻轻放下手中的黑色钢笔,把笔记本封面盖上。
  他再三惘然,便转过头眺望着外边的夜景。黑而蓝的夜空星辰璀璨,叶修的眸子里印着月华如练。
  这让叶修想起了他,不自觉开始轻轻念叨他的名字。
  “喻文州啊喻文州。”
  “我大概是把这辈子所有的自私和幼稚都体现在追求你和爱你这件事情上了吧?”
  正感叹着,叶修脑海里忽然冒起了一种花的轮廓,那是一种美丽的花,有毒却让人上瘾。亦是一种神秘的花,死亡之美能令人窒息,缠着荆棘的拥抱,最为容易让人迷失。
  叶修怔怔的想,喻文州他这个人大概是这种花吧,是朵让他上了瘾的,戒不掉的,一朵只针对他而言的,罂粟花。
  两人还未在一起之前,叶修曾偏激的对喻文州触碰过的东西都有了莫名其妙的敌意,包括供给呼吸的空气也无可避免。
  然后现在想来也是可笑,有谁会想到被荣耀玩家们敬奉为荣耀教科书的斗神叶修,居然也会有过那么幼稚且不现实的想法。
  但他当时,真的有过这个念头啊。
  因为那人是喻文州,所以叶修把这原以为能波澜不惊隐藏一辈子的微微残存的幼稚都激发出来了。他承认,自己的占有欲的确很强,强到令人抵触。
  可他就是看不得喻文州对其他人好,对除自己以外的人笑。
  当时为了追到喻文州,叶修认为自己这辈子都没花过那么大的心思和使出这么不可置否的手段,只不过到最后只为了他温文儒雅的一笑,和他的一句“前辈为了我这么费劲心思,那不如随了前辈?我们试试看?”。
  叶修最后和喻文州在一起之后的生活虽然平淡无味,没有普通恋人的黏腻与死都不想分离,也没有互送玫瑰花与送巧克力之类的浪漫。但他们两人携手在江面上放烟火时,彼此都明白了什么叫细水长流。
  后半辈子虽然平淡,但有他在也挺好。叶修样想着。
  最后事情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呢,不得而知。
  不过叶修也没有什么不甘心与后悔之类打退堂鼓的想法。
  他觉得自己能无畏且自信的编制好一个大网,让喻文州心甘情愿的将他以及他的一切虚虚实实的思想动作网在其中无法动弹。
  不用过多的言语,他相信自己便是喻文州即将能照在心口上的白月光。                                                                 
   夜,亦是深了。
  叶修回过神,听着敲门声,浅浅的笑了。
  他想,这次握住门外他的手,那便不再就松开了吧。